-

接下來的日子,步沅嘔吐的情況越來越嚴重,每天早晨都跑起來在廁所裡乾嘔。

她甚至都懷疑自己得了什麼大病。

喬延亦從朦朧的睡夢中醒來,摸摸床邊,步沅不在,他急忙起床,走到衛生間麵前,便聽到裡麵的作嘔聲。

他憂心如焚,衝進去,“沅沅,你怎麼了。”

他來帶步沅身邊,撫摸她了的背。

喬延亦緊張:“你是吃壞肚子了還是懷孕了?”

步沅搖頭。

喬延亦“走,我們去醫院。”

步沅擦擦嘴巴:“冇有懷孕,我上週去醫院檢查過了。”

上週?

喬延亦這時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

步沅已經嘔吐了一週,他竟然忙得連她生病都不知道。

他還想給她最好的生活,最關懷備至的愛,他太大意了。

“走,我們現在就去醫院。”

步沅搖頭:“不是胃的問題,我前兩個月前做過胃鏡,很健康。”

喬延亦根本不聽她的拒絕,抱著她走出衛生間。

步沅:“你這麼忙,就不要跟我一起去了,我等會自己去看病就好。”

喬延亦猛的停下腳步,深邃滄桑悲涼,語氣帶著憤怒:“沅沅,彆讓我變成最糟糕的丈夫,我恨自己對你的疏忽讓你生病了一週也不知道。我恨不得扇幾巴掌自己。”

“不要這樣想。”步沅心疼地摟著他的脖子,因為他每天早起晚歸,實在是冇怎麼噴到麵。

“走,我現在就帶你去看醫生。”

步沅不想讓他內疚,就答應去看醫生了。

醫院裡。

消化科醫生聽完症狀,給她開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孕檢試紙。

步沅無奈地問:“醫生,我上週檢查過了,我冇有懷孕。”

喬延亦看著孕檢單,心情緊張得有些不安,既期待又期望。

可步沅堅持不是懷孕。

醫生說:“再查一次,早孕時間冇到,也有誤差的。”

喬延亦牽著步沅的手,一起去繳費,一起去做檢查,兩人一路上都沉默著,喬延亦的心情非常緊張。

等結果的時候,喬延亦手心滿是汗氣。

他坐在長廊的椅子上,想了很多很多。

想到步沅曾經流掉的孩子,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內心的愧疚都能溢位來了。

步沅摟著他的手臂,把頭靠在他肩膀上,輕聲細語問:“延亦哥,如果我真的懷孕了,要不要…”

剩下的字還冇說完,喬延亦斬釘截鐵:“一定要,如果寶寶來了,那是上天對我犯下的罪最大的寬恕,是寶寶原諒我曾經的過錯而給我贖罪的機會,是我的幸運,是我的福氣。為什麼不要。”

步沅淺笑,看他這麼緊張,說這麼多話,心裡很不是滋味。

他內心一定很恨自己曾經讓她意外懷孕的事。

結果出來了。

當醫生很確定地告訴兩人,“恭喜你們,要當爸爸媽媽了。”

步沅再也淡定不住,累如雨下,激動地捂著嘴巴哭了。

喬延亦眼眶通紅,摟著步沅,激動得像個吃了糖的孩子,又甜又開心,幸福感溢滿整個科室。

“我真的懷孕了嗎?”步沅更多的是想到孩子是否健康,“我天天吐,會不會影響他發育。”

醫生笑:“注意休息,定時產檢,飲食要營養搭配均勻,冇事的,可以回家了。”

喬延亦緊緊牽著步沅手,離開醫院。

他恨不得告訴全世界,他和步沅有孩子了,他們的孩子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