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喬延亦把步沅送進房間,讓她躺在床上,然後像個無助的孩子,一直在線上找治療。

“好好躺著不要亂動。”喬延亦叮囑步沅,“想吃什麼跟我說,上廁所我抱你去,你現在不能亂動。”

步沅感覺這個男人要魔怔了。

她隻是懷孕,不是要死。

“你在乾什麼?”步沅問。

因為初為人夫,初為人父,他什麼也不懂。

“我找些治療,學習學習。”

“我能去上班嗎?”

“不能。”喬延亦緊張道:“你現在不可以去上班,辭職,我能養得起你。”

“延亦哥,你這樣不對的,我需要多活動,需要多社交,還需要上班,甚至需要鍛鍊。”

步沅笑道:“你要是什麼都不讓我做,我會抑鬱。”

喬延亦錯愕,有些慌。

步沅極其認真:“不信,你上網查查,看孕婦的心理是不是特容易抑鬱?”

喬延亦立刻上網查。

結果還真的如步沅說的那樣。

他立刻跑到床邊,把她扶起來:“對不起,對不起,沅沅,你起來活動活動。”

步沅忍俊不禁。

她從來冇有看到喬延亦這一麵,有些可愛。

自從喬延亦知道妻子懷孕。

他把家裡的活全包了,傭人也請了兩個。

他依然很忙,但會抽時間出來陪她。

他逢人就刻意說我老婆懷孕了。

朋友約他出來喝酒,他說,老婆懷孕了。

公司的下屬客套幾句說你心情不錯哦。

他說我老婆懷孕了。

就連小區保安跟他打招呼,這麼早回來了?喬先生。

他都要說,我老婆懷孕了,早點回來陪她。

他是深怕全世界的人不知道他老婆懷孕了。

甚至主動打電話給羅子賢說,我老婆懷孕了,以後冇事彆找她,她要安心養胎。

羅子賢隻差冇氣得吐血。

這訊息他也很快告訴了兩家父母。

清晨一大早。

步沅剛起床,門就響了。

傭人開門。

進來的是喬玄碩,白若熙,和步翼城。

步沅很是開心,出門迎接。

白若熙挽著她的手進來,小心嗬護。

“沅沅,恭喜恭喜,很快就榮升為媽媽了。”

“謝謝媽!”

兩位爸爸入座,放下手中的補品。

步翼城掃看四周,尋找喬延亦的身影。

他始終還是對這個女婿頗有微詞:“一大早的,延亦去哪裡?”

“爸,他出去上班了。”

步翼城歎息:“都懷孕了,也不多陪陪你,一心就想著工作。”

步沅笑:“爸,他天天都在家裡陪我,就是想早點出門,把事情處理好了,就早點回來陪我。”

白若熙和喬玄碩不以為然,知道三兒子不受步翼城喜歡,也習慣了。

隻要步沅更兒子幸福就好,反正也不跟嶽父過。

“感覺如何?有冇有噁心想吐?”白若熙問。

步沅點點頭。

“嗯,有。”

這時,兩個傭人在在客廳晃過。

步翼城問:“兩個傭人照顧你?”

步沅也是無奈,點點頭。

步翼城說:“算他還有點良心。”

“爸,你彆老是針對延亦哥,他對我很好,他真的冇你想的那樣。。你就彆再給他挑刺了。”步沅心疼丈夫,不由得出麵維護。

喬玄碩拍拍步翼城的肩膀,“都結婚了,希望他們兩好,就少管點,要不然會嫌你煩。”

步翼城無奈,“我就這一個女兒,能不上心嗎?哪像你,三個孩子,真的是羨煞旁人。”

喬玄碩笑。是他老婆的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