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風思索著這些的時候,腳步聲所代表的那團黑影,仍然冇有任何的動作。

興許,它覺得光是這絕望的情緒,就可以殺死林風,根本不用再多做什麼。

這絕望的情緒,對於人類來說,確實是無解的。

哪怕是林風,都已經快要徹底的失去鬥誌。

對鬼來說,這樣的情緒,反倒是無所謂。

因為鬼無所謂情緒。

哪怕是江薇她們這些完全復甦的鬼,也根本不怕這種絕望的情緒。

唯有人類怕。

林風現在就被絕望的情緒包圍著。

他儘力思考著,因為隻有讓大腦轉動起來,才能夠抵禦這種絕望情緒。

“寂照庵主在哪裡?”

林風感覺到,腳步聲要動了。

時間不多了。

寂照庵主又在哪裡?

但寂照庵主仍然冇有現身。

不知道在哪裡。

“她應該是在等時機,等我給她創造時機。”林風想。

寂照庵主在這個不存在的地方,已經待了非常長的時間。

她既然能夠不被腳步聲發現,肯定有自己的辦法。

可是,上一次寂照庵主出現的時候,雖然讓林風進來,卻冇有告訴林風,進來後,要怎麼做。

現在,要怎麼做?

直接衝上去?

可林風衝上去,又能做什麼?

他什麼都做不了。

還是,上一次寂照庵主,不能說具體的辦法?

下一秒,林風就看到,腳步聲有了新的動作。

它的身上,森然的鬼氣散去了一小點,露出了一雙幽幽的鬼眼。

當這一雙鬼眼看向林風的時候,林風感覺到,自己再度被濃到了極致的絕望所包圍。

緊接著,他感覺到,自己的情緒也不受控製了。

腳步聲,似乎在吸食他的情緒,甚至...記憶!“就這樣放棄吧“。”

林風的心中,彷彿有一個聲音對自己說。

那種絕望到極點後,放棄,反倒成了最好的選擇了。

腳步聲的強大,果然是無與倫比,林風感覺到,自己的情緒與記憶都不受控製的被其吸食。

甚至,一些過往的經曆都有些守不住。

但是,腳步聲卻根本冇辦法吸食有關係統,以及自己鬼靈的記憶。

這方麵,有係統緊守著,哪怕是腳步聲的能力如此詭異,也根本冇有辦法。

林風突然知道,為什麼寂照庵主不說辦法。

原因很簡單。

寂照庵主恐怕是擔心,林風知道辦法後,又被腳步聲吸食了記憶,就會導致計劃的失敗。

所以,她隻告訴林風進來,但是,卻不曾告訴林風,怎麼去做。

要怎麼做?

時間正在流逝著。

林風仍然被絕望籠罩,在濃到極致的絕望下,林風想要行動都有些困難。

在這種情況下,林風隻有一次機會。

他的大腦瘋狂的轉動著。

寂照庵主既然讓他進來,那就一定有辦法,而且,這個辦法,是林風去做。

可是,林風能做什麼?

光是這無邊的絕望,都能夠讓林風動彈不得,甚至差點淪陷。

所以,林風做的事情,一定很簡單。

非常的簡單。

簡單到,林風隻需要動動手就能夠完成。

而且,這件事,寂照庵主堅信,林風能夠自己推測出來。

那麼,到底要怎麼做?

腳步聲在接近。

接近。

不斷的接近。

隨著它的接近,林風感覺到,自己越來越多的情緒被吸食,越來越多的記憶被吸食。

唯有與鬼靈能力和係統有關的記憶,它冇辦法吸食。

它還在接近。

很快,就來到了林風的麵前。

與林風麵貼著麵。

林風再度感覺到了徹骨的冰寒。

他的鬼衣上,那數百層的鬼蜮不斷的破碎著。

下一秒。

讓林風意外的情況發生了,他看到,腳步聲所代表的鬼氣,微微一顫。

緊接著,裡麵,露出了一個鬼氣森然的小女孩的腳。

這腳步聲,果然是鬼孩的形式,不過,卻是一個小女孩!

隻不過,這個小女孩,卻如此恐怖,恐怕到足以滅世。

現在的她,恐怕,已經冇有自己的意誌了吧?

她是這個世界絕望彙聚後,形成的一個極其特殊的鬼,用彆的鬼的思維方式去理解它,已經不足以理解了。】她也是一個不存在的鬼。

一個由絕望彙聚,絕望到足以滅世的鬼。

她這一顫的原因是什麼?

林風腦袋裡突然閃過一道靈光,他突然隱隱的知道,寂照庵主想要他做的事是什麼了。

那也是現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動作。

那就是。

他突然張開雙手...給了這個由無窮的絕望彙聚後,誕生出來的小女孩(錢李的)...一個擁抱!

“…「滋滋~”

林風的身上,鬼衣瘋狂的消耗著。

在這種情況下,鬼衣最多隻能掙幾秒。

不過,林風的這個動作,果然生效了。

小女孩被林風擁抱後,那雙充滿了無儘絕望的幽幽鬼眼,明顯凝固了一下。

下一秒。

鬼蜮寂照庵猛的出現,將林風與這個小女孩同時籠罩。

鬼蜮寂照庵中,寂照庵主呆呆的坐在那裡,在那裡呆呆的敲著木魚鬆。“咯咯咯咯咯~”

木魚聲,與林風之前聽到的,有明顯的區彆。

然後。

小女孩徹底的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