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今天把命都要搭進去......”

說到這裡,沈老太爺哽咽的再也說不了話,

“沈老太爺......”

顧小野心裡一陣翻湧,那種情緒複雜的難以形容。

沈暮和妻子連忙扶著沈老太爺坐下,

“爺爺,小淵會逢凶化吉的。”

“對!一定會的!”

顧小野回過神來,篤定的安慰沈老太爺。

“母親馬上就來了,她一定可以救活沈淵的!”

說話之間,走廊裡響起一陣快速卻沉穩有力的腳步聲,

眾人尋聲望去,

便見顧眠一身白袍,身後跟著四大神醫,浩浩蕩蕩而來。

二十年歲月的洗禮,她精緻的臉上,多了智慧與從容。

隻是看到乖女兒,淡定的表情便立刻浮現溫柔,

“野寶,媽媽來了。”

“媽媽!救救沈淵!”

見到母親,顧小野再也控製不住的眼淚決堤!

顧眠心疼的摟住女兒,輕柔的拭去女兒的眼淚,

“你放心,媽媽一定還你一個全須全尾的沈淵!”

時間緊迫,母親輕輕拍了拍她,便換了無菌服,快步進入搶救室。

走廊裡一片死寂,連呼吸的聲音都很輕。

顧小野坐在椅子上,腦海裡混亂的回放著過去的畫麵。

沈淵為她做的早餐,

沈淵為她輔導功課,

在藍天大海之下,他們相互表白。

她清晰的記得那些喜悅和感動,

那些都不會是假的!

顧小野痛苦的垂下頭,

沈淵,你一定要好好的!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從白天到了深夜,

終於手術室的燈滅了,

顧小野第一個衝到了手術室的門口,

門一打開,浮現母親疲憊的臉,額頭全是一層細密的汗珠。

“媽媽......”

“放心,他脫離生命危險了。”

母親伸手,輕輕拍了拍顧小野的手背,

顧小野長長的鬆了口氣,

下一秒,沈淵被推了出來,

他清潤俊美的臉,此刻蒼白如紙,安靜的彷彿冇有呼吸。

“沈淵......”

顧小野輕聲的呼喊,可是男人冇有絲毫的迴應。

沈家人衝了上來,望見沈淵的情形,

沈老太爺和沈夫人終於崩潰的泣不成聲!

“雖然搶救過來了,但他的傷勢比較嚴重,大概這周之內,他才能醒過來。”

顧眠溫聲解釋,

沈暮輕輕摟住妻子的肩膀,剋製著情緒問道。

“會有很嚴重的後遺症麼?”

顧眠歎了口氣,

“他的腿受傷嚴重,我會用家傳秘方結合鍼灸為他治療,

但是有5%的概率,他會終生殘疾。”

“殘疾?!”

顧小野心口狠狠一顫,猛地抬眉望向母親,

“這個概率很小,我會努力讓它降到零的。”

“顧眠,我相信你。”

沈暮定定的望著顧眠,堅定道。

沈淵被送入了加護病房,被沈家人簇擁包圍。

顧小野侷促的站在門口,忽然發現,她什麼都做不了。

顧眠意味深長的打量著女兒,開口對沈夫人道。

“沈淵這次受傷,全是為了救小野,我們會全權負責。

我會讓小野全天照顧沈淵,直到他康複。”

聽到母親這番話,顧小野眼神一亮,

此時,沈暮卻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