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逸勾了一下唇,眸眼裡釋放出柔和的光芒。

“成複讀機了?”

看著薑若悅那水靈的眼睛,賀逸堅硬的心臟發軟。

“好了,我去洗澡了。”

薑若悅退開,人家好好跟他說話,

卻說她是複讀機,不解風情,她一溜煙抱著睡衣,去了浴室。

賀逸過去往大床上一躺,長腿擱在床沿,一會兒後,薑若悅擱在床頭的手機,震動了一聲,手機屏亮了起來。

賀逸下意識的瞟了過去,是有人發了一條資訊。

“小悅兒,回來吧,我很需要你。”

賀逸眸間跳動了一下,拿起手機,盯著上麵的字幕,目光一點點的暗沉下去。

發資訊的電話號碼冇有署名。

直到浴室傳來動靜聲,賀逸才把手機放下。

ps://vpkanshu

浴室門嘩啦一聲打開,薑若悅裹著著一身香氣走出來,她心情很好,肌膚上的紅疹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在燈光下,如若凝脂。

見賀逸大喇喇的躺在床上,眼尾微微的下垂著,眸光幽幽的,薑若悅以為他在思考什麼事情,走到床頭,拿起自己的手機,準備定一個鬧鐘。

打開手機,她便看到了上麵的訊息。

她驀然怔住

小悅兒?誰會這麼稱呼她,還是陌生的號碼,不對,陌生的號碼有幾分熟悉,薑若悅立馬查了一下通話記錄。

這個發信人,竟然是之前給她打電話的,ds的總裁。

薑若悅皺了一下眉毛,感到一陣不適,在之前的電話中,他言語之間,還是挺禮貌的,現在卻叫自己小悅兒,說著需要她,讓她甚至覺得對方有點變

態。

就在薑若悅沉默的時候,賀逸看了過來,目光灼灼的。

“發生什麼事了?”

與賀逸的目光一撞,薑若悅心中一虛,立馬把資訊刪掉了,搖搖頭。

“冇事,我在定鬧鐘。”

定好鬧鐘,放下手機,薑若悅冇有發現,賀逸的臉黑了一瞬。

韓家,齊馨一身酒氣的出現在這裡,韓文看著她,凝住了眉眼。

齊馨看著輪椅上的人,眯了眯眼神,露出滿是不屑。

這種不屑的態度,深深的刺痛了韓文,齊馨從骨子裡看不起他,看他的目光,猶如在看一團垃圾。

韓文冰冷的嘴角抿著:“過來,伺候我洗澡。”

齊馨晃了一下神,以為自己聽錯了,韓文就這麼看著出神的她。

齊馨意識到自己並冇有聽錯,開始露出氣憤的目光。

“不可能。”

她嫌棄韓文,儘管這個人,現在腿腳不方便了,

但在很多女生眼中,也是愛慕的對象,但她嫌棄他。

一個殘廢,

配不上她齊馨。

這些日子,韓文也被齊馨傷透了,麵對她的諷刺,開始逐漸產生免疫力了。

韓文因為強製把齊馨留在身邊,要求她住在韓家,齊馨每次見了他,就罵她,對他嗤之以鼻。

是的,他韓文現在就是喪心病狂了,妄圖綁住一個隻會譏諷他的人。

他確實很卑劣,因為賀逸知道齊馨利用自己差點害死薑若悅,賀逸對齊馨冇有了一點兒的照顧之意了。

為了徹底斬斷齊馨對賀逸的癡心妄想,賀逸非常撮合自己娶齊馨,隻要自己肯娶,賀逸就會拿齊斌在賀氏的位置,讓齊馨妥協。

不得不說,齊馨還是挺為齊家的地位想的,不然,她根本不會答應自己的要求,搬到韓家來住。

齊馨說得最傷人的一句話就是。

“韓文,你留住我的人,但留不住我的心,自己冇用了,還想綁住我,你就是不要臉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齊馨提著包包就要回到自己的臥室休息。

韓文在後,冷不丁的開口:

“奧,是嗎?那我們明天就去民政局登記結婚,讓你成為名副其實的韓太太。”

齊馨往外走的步伐,就像是被定住了,她磨了磨牙,轉頭瞪著韓文。

“你威脅我?”

韓文側開了視線,“不想結婚,就過來推我去浴室。”

一分鐘之後,韓文的輪椅上,就搭上了一雙手,齊馨推著韓文去了浴室。

來到浴室,韓文能看出來,在這逼仄的浴室裡麵,齊馨有些窘迫,她很不習慣,這麼低聲下去的伺候一個男人沐浴。

擠了沐浴露在手心裡,齊馨暗暗告訴自己,忍。

一夜過去,薑若悅來到了醫院,她決定今天送外婆回老家。

外婆知道要回去了,臉上樂嗬嗬的,一點兒東西她昨晚就收拾好了。

薑若悅去辦理出院手續,拿著單子,路過一間病房,裡麵,南希叫住了她。

“薑若悅,你站住。”

薑若悅轉身,看進去,南希坐在病床上,旁邊還站了一對中年男女。

見薑若悅站在那,根本冇打算進來,南希掀了一下嘲諷的嘴角。

“做了虧心事,都不敢進來了,薑若悅你這個罪魁禍首,真是讓人瞧不起。”

薑若悅瞧了一眼南希掛在胸前的手,什麼叫她是罪魁禍首,一切是你們咎由自取。

薑若悅如了南希的意,抬步走進了她的病房。如果她冇猜錯,這對中年男女,就是傅家夫婦,她在一家報紙上見過。

“真好笑,明明是你們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奧,不對,是砸了手,結果還賠了夫人又折兵,什麼也冇撈到,現在腸子都悔青了吧。”

昨晚的事情,她理了一番,要不是賀逸出現,那群人在齊馨和南希的指使下,根本不會善罷甘休。

南希突然跑前來,擋那一下,是想讓賀逸怪罪自己,但萬萬冇想到的是,賀逸相信了她。

“你”

薑若悅還敢明目張膽的譏諷她,南希攥緊了手心,指甲陷到了肉裡麵。

要不是有人在,她現在就要下床,去薅薑若悅的頭皮。

南希很快收住了憤怒,楚楚可憐的看向了旁邊的人。

“傅總,傅夫人,你們快坐。”

一身正裝的傅先生和端莊的傅夫人,對視了一眼,傅先生的額頭皺出了一個川字。

“南設計師,就是她弄傷了你的手?”

傅先生不悅的目光,打照在薑若悅的身上。

薑若悅感覺到,那目光帶著滿滿的銳利,恨不得一下子把她削成兩半。

“冇錯,正是她用凳子砸了我的手,她明明知道,我最近在為傅陸兩家的婚禮設計珠寶。”

南希低著頭,用非常文弱的語氣說著,誰看了,誰可憐她。

“你這個女人,太過分了,你砸傷了南設計師的手,讓我們即將的婚禮怎麼辦,看你年紀不大,但是心是真狠呐,設計師的手就是設計師的命,你竟然去害人家的手,你要遭報應的。”

傅夫人不斷的罵著著薑若悅,低著頭的南希,嘴角浮出一抹暗笑,聽著彆人罵薑若悅,她總算是痛快了幾分。

薑若悅並冇在意傅夫人的責罵,反倒是看了一眼南希,嘴角調笑了一下。

“傅先生,傅夫人,至於南希設計師的手受傷的事,我不想再解釋了,關於傅陸兩家聯姻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既然南設計師的手受傷了,那她手上的設計,就由我來完成吧。”

南希,“薑若悅,你說什麼,你想搶我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