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眼,賀逸帶著薑若悅到了倪家旗下的度假村。

這裡種了各種花,湛藍的海邊,沙灘,軟軟的草坪,悠閒的木道,非常美的一個地方。

他們住在恬靜的吊角木屋裡麵,裡麵有鬆軟的白色大床,屋頂還有天窗,晚上,可以躺在床上看星星。

白天,賀逸帶薑若悅去坐了輪渡,吃了這兒的特色牛排。

薑若悅喜歡花,還在她的央求下,給她編了一個花環,那個花環,不怎麼漂亮。

賀逸在這方麵,永遠缺少一分天賦,但他編得那小心翼翼的樣子,薑若悅覺得這個花環,最漂亮了。

二人躺在四周種滿鳶尾的草坪上,牽著手,傾聽彼此的氣息,薑若悅感覺好浪漫。

夕陽西下,薑若悅坐在木質走廊上,看遠方的落日,賀逸會過來,從後抱住她一起看。

薑若悅發出感歎,“夕陽真漂亮。”

“喜歡這裡嗎?”

“很喜歡。”

ps://m.vp.

不過,他們才過了一晚上的二人世界,莫傾,倪煊就咋咋呼呼的來了,遊玩的地方,都少不了二人的身影。

還在睡夢中,莫傾就聲音洪亮的敲響了他們的門。

“這都要中午了,快起來,快起來。”

開門的薑若悅,驚訝了一瞬。

“你們怎麼來了?”

還懷疑自己看錯了,可多看兩眼,還是莫傾笑咧的一張臉。

“聽說你們來這度假了,又聽說這是個好地方,就過來一起玩。”

賀逸出現在門口,穿著灰t,灰色家居長褲,掃了外麵的幾人一眼。

“陰魂不散?”

隨後啪的關上了門,拉著薑若悅繼續睡回籠覺。

“彆管了,他們愛玩什麼,玩什麼,我們睡覺。”

被重新拉回被窩的薑若悅,怔了一下,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天呐,真的要中午了,已經十一點了,薑若悅輕輕的推了推賀逸的肩膀。

“十一點了,該起了。”

賀逸把薑若悅的腦袋,往懷裡輕輕按了按。

“沒關係,再睡會兒,這裡睡著舒服。”

確實是挺舒服的,外麵的陽光,明媚而不燥,木格子的窗戶,灑進來些許日光,打在他們的被子上,二人就像躺在棉花裡。

隻是門外有人不積口德了。

“還睡,昨晚二人肯定是酣戰了七個回合,體力透支了。”

莫傾言論大膽。

“年輕人,節製點啊。”

薑若悅張了張唇瓣,要命了,這莫傾還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莫傾發了這番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胡猜亂想,薑若悅哪還敢睡。

“老公,我先起了。”薑若悅紅著臉坐起來,

賀逸拿了手機,打了莫傾的電話。

“再讓我聽到一句廢話,莫氏的股票,明天會變成一堆廢紙。”

放下手機,賀逸的手就圈住了薑若悅的腰肢,軟聲道:“再陪我一會兒,好不好?等會兒起了,我一定教訓那小子。”

低頭看著他修長的指尖輕輕摩挲著她腰間的細肉,帶著點央求的韻味。

他已經很久冇好好睡一覺了吧,薑若悅心軟,再次躺了下去,窩進了他的懷裡。

“嗯嗯。”

在暖洋洋的陽光下閉上眼睛,感覺夢中的世界,也是很美妙的。

室外的草坪上,已經開起了燒烤派對。

倪煊翻了翻滋滋冒油的雞翅,“都烤好了,去叫兩個祖宗起來吧。”

想到賀逸的警告,莫傾就直搖頭,“烤好了,自己吃不好嗎?要舔著臉去被那祖宗罵?”

他可不想,莫氏的股票,明日成了垃圾。

倪煊笑了一聲,放下了工具,去門口輕輕敲了敲,“該起了,東西都烤好了。”

賀逸聞聲輕輕碰了一下懷裡的人。

“寶貝兒,起床了。”

薑若悅睜開眼,就看到一雙性感的薄唇,她湊上去親了一下,然後害羞的埋在賀逸的脖子裡,不敢看他。

賀逸心都要化了,他最受不了薑若悅這樣,湊到她耳邊威脅著,“還抱著我,等會兒我可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