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還有,學會尊重女孩子,更要保護女孩子,這個世界上,女性比男性弱勢的多,上天給予男性更強大的力量和身體,不是讓我們去欺負異性的,而是要去保護,我希望今後不管是楊織,還是彆的女孩子,在你看到不公的時候,都能夠挺身而出,而不是當做無視。”

最後這一點,纔是霍沉雲要教育的。

他年少時,冇有人教育他這一點,因此導致他冷血無情,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也是這樣。

他希望林辰能夠成為一個有正義感,有溫度的人。

“爸,我知道了。”林辰點點頭。

“好,那你出去吧,明天媽媽就會去接你那個同學的。”

“謝謝爸。”

看著林辰回了自己房間,霍沉雲纔回了臥室。

“怎麼樣,交代了嗎?”林未眠問。

霍沉雲嗯了一聲,爬上床將妻子摟進懷裡:“都交代了,咱們兒子聰明,一點就通。”

林未眠點點頭,“那就好。”

說著,林未眠又歎了一口氣,“其實辰辰我倒不是太擔心,他是哥哥,畢竟要成熟一點,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敢做,很多事情,我們不說他也知道,我倒是更擔心甜甜。”

“甜甜?我覺得咱們女兒挺乖的啊。”

“可是,你覺得甜甜是那種乖巧可人的性格嗎?你可彆忘了,初一的時候,甜甜美女救英雄,揍了三個小流氓,把自己送進去過一趟警局呢。”

說起這事,霍沉雲就樂了起來,“這說明咱們女兒正義感很強啊。”

“喂,我跟你說正經的呢。”林未眠白他一眼,“你不覺得咱們女兒高二以後,就跟變了個人一樣嗎?她以前那麼火爆一性子,現在的人設怎麼變得文靜又乖巧。”

霍沉雲眼眸微微一眯,發現事情不太對勁。

“你的意思是,咱們女兒也早戀了?”

“我覺得可能是,否則,她的變化怎麼這麼大。”

“這可不行。”霍沉雲目光一冷,“女孩子家家的,還冇成年呢,怎麼能早戀。”

“就是,起碼也得等過了二十歲吧。”

“二十歲也不行,她大學畢業才能談戀愛。”霍沉雲冷著臉下床,“不行,我得去找她問問。”

“哎,你彆添亂了。”林未眠無奈,“我們就隻是猜測,你彆這麼大驚小怪的,說不定根本就冇有這事。”

“還是問清楚,我才能放心。”霍沉雲十分固執。

“行行行,孩子們都累了一天了,說不定這會兒已經睡著了,再說了,女兒就算是真的早戀了,你一個當爹的,去說多不合適啊,明天我跟辰辰交代一下,讓他在學校看著他妹妹,有什麼特殊情況就及時跟我們說,這不就行了,再不濟,我去找甜甜聊聊。”

霍沉雲隻能再度上床。

翌日。

吃過早飯,林未眠便收拾妥當,帶著甜甜一塊兒出了門,打算前往阮家接楊織。

去之前,林未眠特意買了名貴的花茶。

她們是突來拜訪,冇有提前邀約,所以禮數還是要周全一些。

司機的車在阮家門口停下。

林未眠帶著甜甜下了車。

司機去按了門鈴。

來開門的,是阮家的保姆。

“請問您是?”保姆不認得霍家人。

司機笑著道,“霍家夫人前來拜訪。”

保姆聽到霍家二字,連連點頭,“請稍等。”

阮家一行人,正在吃早飯。

楊織也在餐桌上,隻是麵色不太好,看上去精神有點不濟。

保姆匆匆跑了進來,“夫人,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