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

霍玲的聲音很是冰冷,一語落下,便抬腳登上了客輪,身影逐漸消失在了葉牧龍和古今笑的視線之中!

“看來,這艘客輪就是要去那神秘小島的!”

古今笑撇了撇嘴,接著說道:“葉兄,那個霍玲明顯知道的東西比咱們多,看樣子咱們得找她問問情況了!”

“為什麼不問那兩個黑衣護衛?”聽到古今笑這話,王初一有些納悶的開口詢問。

在她看來,有什麼事情去詢問那兩個黑衣護衛豈不是更簡單一些?

“你覺著他們知道嗎?”古今笑轉頭掃了王初一一眼,歎了口氣,說道:“那兩個傢夥的實力,還不如你跟狐美人厲害,很明顯就是被人雇來幫忙的,應該問不出什麼的!”

被古今笑這麼一數落,王初一心中多少有些不爽,可還不等她開口說話,葉牧龍便開口道:“古今笑說的對,這兩個人應該不會知道太多的資訊!”

話音落下,葉牧龍便先一步走上前去,跟剛纔的流程一樣,也被兩個黑衣護衛給攔住,並且索要邀請卡!

“滴!”

葉牧龍的黑色磁卡,也有了反應,上麵清楚的顯示出葉牧龍的名字。

兩個黑衣護衛麵色猛然钜變,連忙對著葉牧龍單膝跪地,開口道:“不知是葉統帥駕臨,失禮了!”

“無妨!”

葉牧龍眉頭一皺,擺了擺手,開口道:“知道是什麼人雇你們過來的嗎?”

“不知道!”

兩人同時搖頭,開口道:“雇主隻說,來人需要提交磁卡,刷出姓名資訊,方可上船,至於其他的雇主並未交代,隻是吩咐我們二人不必隨船出海。”

“也就是說,你們連這艘船的目的地去哪,也不知道了?”

狐美人緊跟著追問道。

“是!客輪的航線和目的地,雇主並未交代,隻交代若有人要硬闖的話,可以適當阻攔,若是不敵,便可放行。”

兩個黑衣護衛再次開口,態度十分的客氣恭敬。

“呦嗬,這給的條件還挺寬鬆的,硬闖也可以?”古今笑眉頭一挑,露出一臉壞笑,開口詢問。

“是的,雇主就是這麼交代的,隻讓我們適當阻攔,若是不敵,就可以放行!”

黑衣護衛目光轉向古今笑,開口追問道:“請問,您是需要登船嗎?如果是的話,請出示您的證件。”

“哦,我就是隨行人員!”古今笑明明有黑色磁卡,卻故意隱瞞,隻是帶著一臉壞笑,指了指葉牧龍開口道:“我是他的小跟班,跟著過來見世麵的。”

“好。”對此,黑衣護衛也並未過多的計較,隻是在葉牧龍的黑色磁卡下麵,備註了一句,隨行人員三人。

如此,葉牧龍,古今笑,狐美人,王初一,四人便登上了這艘充滿了神秘氣息的客輪!

客輪極大,甲板上的娛樂設施非常齊全,高爾夫台,上下三層的遊泳池,還有觀景台等等,一應俱全,整艘客輪上至少有七八百間客房,規模堪稱豪華。

“包下這麼一艘客輪,可真夠有錢的!”

登上客輪之後,古今笑就忍不住感慨起來,冇有個大幾千萬,是絕對包不下這麼大一艘客輪的!

“恐怕,這艘客輪不是被包下的!”

此刻,葉牧龍和狐美人同時皺眉,觀察四周,驚奇的發現,客輪上竟然冇有水手和船員!

如果這艘客輪是被包下的,那船長,水手,船員應該全都在纔對,但現在卻是一個人影都看不見!

“我勒個去,冇有水手船員,難不成要讓這艘船,順著海流漂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