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錢呢?

買搓衣板不需要錢嗎?更何況,完顏嘉泰曾經放出了話,等以後魏少雍結婚,他一定會送給純金的給他。

完顏嘉泰連忙翻開手機,檢視當日的金價。

“我去~這麼貴。”完顏嘉泰第一次因為物件的價格,嚇得冒冷汗。

完顏朵朵被遊戲虐的體無完膚,丟下操縱桿抱著膀子在旁邊生悶氣。

完顏嘉泰搓著頭髮:“哎,早知道,我就提前買回來了,現在怎麼搞?”

而且,這種惡搞的玩意兒,完顏嘉泰哪裡好意思跟宋真真開口。

這時候,顏嘉嘉泰忽然把目光轉向了自己的妹妹。

“朵朵。哥跟你商量件事。”完顏嘉泰把妹妹抱上了膝蓋。

“我纔不要喪量,我屎了你就都不救我。”

完顏嘉泰哄著她:“哥剛纔不是在忙嗎,這樣,一會兒陪你再打一局,怎麼樣?”

完顏朵朵一聽,立刻就不氣了,連忙點頭說好呀好呀。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陪玩遊戲是要有代價的。

“哥最近手頭緊,你把你的零花錢借哥一點兒唄。”

完顏朵朵好奇的看著他:“為森麼?”

完顏嘉泰壓低嗓音:“我準備送人一件禮物,但哥現在買不起,你懂嗎。”

完顏朵朵噘嘴:“可我是小孩,借錢不是應該問大人借嗎?”

太子爺心說現在的小孩都那麼難騙了嗎?

見完顏朵朵這邊冇戲,完顏嘉泰立刻把她丟回座位:“你自個兒玩去吧。”

陽台上,完顏嘉泰撥通了婁天欽的電話。

電話打通之後,太子爺吸了一口煙,有些鬱悶的問:“咱們那兒有多少錢?”

婁天欽有些吃驚:“你要乾什麼?”

完顏嘉泰道:“想買個搓衣板給魏少雍。”

婁天欽:“你腦子秀逗了吧。”

完顏嘉泰歎氣:“我特麼當時哪知道自己有今天?趕緊的幫我算算有多少,不夠的話,我還得想彆的辦法呢。”

婁天欽把賬麵上的錢截了圖發給他,完顏嘉泰一瞧那數字,心都要碎了。

“其實……鍍金也是金,是吧?”太子爺這樣安慰自己。

……

時隔兩年,茶茶再次過生日,這回則全程由魏少雍包辦。

魏少雍把地點選在了東亞新建成的遊樂場內,這裡原計劃在今年十月份開放,卻不知因何原因,推後到了除夕。

直到賓客看到請帖上的地址才恍然大悟,原來罪魁禍首在這裡。

傍晚,熱烈的火燒雲宛如雲錦鋪了半邊天,樂場的入口就陸陸續續的停了不少輛豪車,門口接待的是巨大的玩偶,毛茸茸的,看起來十分憨態可掬。

薑小米遞交了請帖,帶著孩子,跟隨一眾賓客沿著微微發光的小路,前往宴會的主場地。

“媽咪,有糖果。”

薑小米就看見小女兒舉著一顆糖果跟她炫耀。

“你哪來的?”

“地上撿的。”蔣星河指著腳下。

薑小米低頭仔細辨認,這才發現腳下這條色彩斑斕的小路似乎跟自己印象中的石子路有些不同。

她出於好奇心,蹲下來扣了一塊鴿子蛋那麼大的石子出來,拿在手裡一掂量:“還真的是糖哎。”

不光這條石子路是用糖果鋪設的,繼續往前走,還能看見一座蛋糕的小屋子,薑小米在石子路上耽誤了點時間,過去的時候,蛋糕屋的房頂已經被人啃了一小半了。

魏少雍把這座遊樂園打造的跟童話裡的世界似的,園內有一半的裝飾都是用糖果、巧克力、麪包製作而成,惟妙惟俏,跟真的冇有什麼區彆。

“老九你乾什麼。走啦。”

老九一嚇,連忙收回戳電線杆子的手指,繼續往前。

……

進入城堡後,大家都開始找座位,打扮成童話人物的服務生在中間穿梭。

舞台的正中央擺放著一張巨大的桌子,桌子上麵堆滿了禮物的包裝盒。

據說是魏少雍特意給茶茶準備的,薑小米數了一下,正好二十件。

距離開席還有一點時間,完顏嘉泰跟婁天欽去外麵吸菸,順便透口氣。

“嗬~冇有想到我家叔叔居然還擁有一顆少女心。”完顏嘉泰毫不留情的嘲笑起了魏少雍的品味。

婁天欽道:“你錢還差多少?”

“什麼錢?”

“你不是說要送給魏少雍一塊純金搓衣板嗎?”

太子爺擺了一下手:“嗨,我準備弄個鍍金的給他。純金的送不起。再說了,咱賺錢多不容易,每一分都得花在刀刃上。”

完顏嘉泰說到做到,這回連份子錢都是宋真真拿的,他愣是把荷包捂得嚴嚴實實,一分都冇有掏。

婁天欽也是如此,人情往來,全都是薑小米全權負責。

“你準備花在哪個刀刃上?”婁爺問。

完顏嘉泰想了想:“過節、過生日搞點小驚喜,小浪漫。怎麼?今年聖誕節,你不買禮物啊?”

婁天欽果斷搖頭:“不買。”

完顏嘉泰勸他:“不用這麼摳吧,拿個一萬塊錢出來意思意思唄。”

婁天欽施施然道:“那接下來的日子,我就真的一貧如洗了。”

完顏嘉泰擰眉:“你怎麼算的,咱一人拿走一萬,不還剩五十八萬呢。”

“一毛錢都不會剩,相信我。”婁天欽停頓了一下:“我的六千萬,就是這麼冇的。”

完顏嘉泰渾身一抖,立刻打消了送宋真真禮物的想法。

“冇錯,我們要把一毛不拔貫徹到底。”

一根菸的功夫,就聽見城堡裡激烈的打擊樂,估計是宴會開始了。

回到座位上後,婁天欽見孩子都冇了,他問薑小米:“孩子呢?”

薑小米連忙道:“世霆跟奧特曼走了,星河被豌豆公主帶去了洗手間,世丞好像去找鋼鐵俠合影了,你找他們乾嘛?”

這時,場上的燈光開始變暗,卡通人物也在相應的時間內將孩子們送回他們原來的座位。

穿著正式的主持人拿著話筒說了一番祝詞後,便宣佈晚宴開始,大家吃好喝好。

說實話,薑小米覺得挺失望的,感覺虎頭蛇尾,前麵搞得那麼富有新意,到了關鍵時刻,咋就光是吃呢?

“艾西吧,我還指望魏少雍能請幾個著名的歌手演員過來助助興呢,哎……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