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次醒來,陸笑笑隻覺得頭像是要炸開一樣,頭疼欲裂。

眼睛被矇住了,什麼也看不見,嘴巴也被塞住了,發不出聲。

因為看不到,所以感官格外敏銳。

汽車引擎聲、說話聲,都格外清晰。

車子很顛簸,明顯不是城區平坦的道路。

陸笑笑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隻能全身貫注的注意著外麵的動靜,現在唯一能救她的隻有藺莫寒的人,如果他派人暗中保護她的話。

隻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心裡希望的小火苗越來越弱,越來越弱了。

她並不能確定藺莫寒已經派人保護她了。

在她內心裡,其實是有些懷疑藺莫寒的,也曾想過,這一切都是他和閔傾心的陰謀,為的就是聯合起來給她下套。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現在就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陸笑笑簡直整個人都像是掉進了冰窟窿裡,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也想象不出來!

每一分每一秒都像一個世紀般漫長,不知道到底行駛了多久,再經過一陣劇烈的顛簸後,車子終於停了下來。

“去,把她給拎下來!”

伴隨著男人的命令聲,陸笑笑像是被人拎小雞仔似的,從車裡拎了出來。

對方的下手很粗魯,直接拎著陸笑笑的衣領,從車裡拎出來,往地上重重地一扔。

夏天,衣衫單薄。

陸笑笑像是牽線木偶,布娃娃一般,忽然被人重重地扔到地上,粗糲的水泥地頓時把她的胳膊和臉都擦傷了,鈍鈍的疼,鑽心的疼。

陸笑笑疼的額頭滲出一層細密的冷汗。

她努力嘗試著發出聲音,隻能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老大,這個女人想說話,要不要聽聽她想說什麼?”

頭頂,傳來男人低且粗的聲音,不是海城本地人的口音。

另外一個男人開了口,應該就是這幫人的老大。

“管她說什麼?就算她舌燦蓮花,我們也不可能放了她,如果這件事冇辦法,什麼結果你們應該比我清楚,我們兄弟幾個以後就彆想在海城混了。”

“既然都是讓她死,不如物儘其用,這麼漂亮的女人,就這麼死了簡直太可惜了。聽說還是個小明星,如果能給兄弟們玩玩也是好的啊!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明星,以往都是電視裡手機裡看看的。“

“瞧你那點出息,明星又怎麼樣,不就是個女人?等我們乾完這一票,你想要什麼女人冇有?想玩小明星,無非就是多花點錢的事!”

“花錢不如白-嫖啊。這不是現成的送上門的!”

“她是藺少和閔小姐要的人,不能動。”男人正色道,“這個節骨眼上不要節外生枝。”

“是,老大。”

男人雖然不甘心,但也知道老大說的對。

他有賊心,冇賊膽,隻好放棄了。

陸笑笑豎著耳朵聽著他們的話,整個人都僵住了,心裡像被一把尖刀狠狠地紮了個窟窿,疼的她無法呼吸。

真的是藺莫寒和閔傾心設的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