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寓。

房間。

陳稷在聽見門口腳步聲傳來,直接拉開窗簾,推出窗戶,回頭大喊:“這裡走!”

這層公寓十三間房。

他包了八間。

密集的腳步聲就代表有大批人馬上樓,加上對方來勢洶洶,步伐匆匆。

肯定來者不善。

本身兩個人精神就崩得很緊,一天一夜在客廳輪流休息,睡的都不踏實,就是為防萬一。

中年乾警走到窗前,出聲道:“怎麼辦?”

“先走再說!”

陳稷輕輕一推。

中年警察就登上窗戶,抱住旁邊的水管,四肢敏捷,手腳麻利的爬到二樓,再在二樓方嚮往下一跳。

“砰!”

砸到一輛頂,搖晃片刻,堪堪站好。

他抬頭一看。

陳稷雙手扒著窗戶,左腳一伸,跳到汙水管旁抱好。

“嗙!”

“嗙!”

數聲驚響。

幾枚子彈打在窗邊,炸出幾道木屑,驚險躲過。

陳稷臉龐都露出驚駭之色,直接在三樓就鬆開雙手,直接落地砸在車頂,一個斜力翻滾摔在轎車旁。

中年警察連忙上前把他拉到車尾。

陳稷捂著右手,一瘸一拐,樓上,一名槍手衝出窗戶,舉槍指向樓下:“砰砰砰!”

連開數槍命中車頂。

中年警察用身體蓋住陳稷後背,低頭道:“冇事吧?”

陳稷咬牙:“冇事。”

其實他左腿、右手都在跳樓中骨折。

左腿是率先落地,受衝擊最大,右手是觸地卸力。

中年警察講道:“報警吧!”

“阿稷!”

陳稷眼神閃爍,最終歎出口氣:“報警也冇用,香江警察都是和義海的人。”

“什麼?”

中年警察驚叫:“和義海竟已經隻手遮天!”

“噠噠噠。”

這時報紙帶著四名兄弟,拎著手槍衝下樓梯,舉槍就先朝樓上窗戶射擊:“砰砰!”

“砰砰砰!”

公寓內,槍手立即縮頭,同時,守在長廊的幾名槍手也撞見來援的鷹組兄弟,雙方立即在走廊內展開激烈交火,槍聲響徹整條長廊,路邊街口都能停聞。

報紙射完兩槍就拿槍指住陳稷,語氣冷冽的說道:“陳稷,洪門三十六誓猶記得否?”

陳稷在槍口下麵無血色。

“你們三個看著他,剩下的人跟我上去,公司的兄弟馬上就到了。”報紙講道。

“是!”

“組長!”

五名兄弟齊聲應道。

兩個小組兄弟並冇有在長廊跟遠鑫集團槍手血拚到底,而是藉助掩體把對方逼在公寓,十幾分鐘後,兩輛麪包車就抵達現場,一群馬仔抱著自動火力就登入戰場,從武器、人員、士氣進行多角度碾壓。

衝鋒槍也在五分鐘後到達現場,伴隨著警員們從A單元入口進場,兄弟們便從B單元出口退場。

六名內地槍手4死2傷。

這是又一次優秀的警民合作。

……

晚,七點三十分。

張國賓把最後一份檔案夾撂下,拿起西裝外套準備閃人,李成豪穿著白色西裝,大搖大擺的進門囔囔:“賓哥。”

“阿稷跟那個老鄉關進刑堂裡審了一場,嘴巴一個比一個硬,怎麼樣都撬不開!”

張國賓心中暗想:“有些小人骨頭軟,宇內還是丈夫多,靠硬撬怕是很難。”

他索性道:“那就彆審了。”

“等O記審那批槍手吧。”

李成豪不滿道:“丟雷老母,不對社團講實話就是對社團不忠誠,不管阿稷有冇有鬼,我們都不能用了。”

“O記那頭,我估計也懸,辦事的槍手能知道多少?”

張國賓也不答話。

“照我說都埋了,埋了爽快,起碼不要見這種不忠不義,不仁不孝的嘴臉。”

對社團不誠,是為不忠,對大佬不忠,是為不義,害兄弟中槍為不仁,以探親瞞上為不孝。

大波豪越想越氣,捏起拳頭,牙癢癢道:“這件事情交給我辦吧。”

“嘀嘀嘀。”

大哥大響起。

張國賓轉身接起電話,順勢舉起左手食指,比出一個噤聲的手勢,問道:“哪位?”

“張生。”

柳文彥語氣嚴肅:“我有件事情想約你談談?”

“好。”

張國賓爽快答應。

“急嗎?”

“就現在行不行?”

柳文彥問道。

“OK。”

“公司樓下茶餐廳見。”張國賓也不挑地方了,柳文彥立即道:“五分鐘,正在去你公司路上。”

張國賓笑著掛斷電話,回頭看向阿豪:“你現在也不用辦其它事了,過會帶兄弟們給我守門就行。”

“知道了,賓哥,我現在就去安排。”大波豪表情肅穆,轉身離開,對他而言守護大佬安全是一件比任何事都重要的任務!

也是他出來混就會乾的第一件事。

“叮噹。”

張國賓站在電梯裡,望著電梯廂門緩緩打開,在六名保鏢的擁護下走入電梯,直奔對街海記茶餐廳。

過街時。

電話再度響起。

張國賓接起電話問道:“柳先生,你到了?”

“張先生。”

“是我,沈鑫。”

沈鑫正在辦公室裡抽著雪茄,眺望遠方一座剛開工的大廈,嗓音間帶著飽經世事的滄桑。

張國賓心頭一跳,輕笑道:“沈老闆啊?”

“今天刮的是什麼風,又把你給吹來了啊?”

沈鑫笑了:“我說東風,您信嗎?是這樣的張先生,我有批兄弟在香江抓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害我們醫療生意破產的傢夥。”

“現在,人不小心落到你手上了,把人交給我怎麼樣?你的人,你處理,我要的人,我處理,大家各自安好。”

茶餐廳門口。

柳文彥身穿藏青色西裝,手裡揣著公文包,帶著一人站立迎接,隔著老遠就聽見張先生對電話哈哈大笑。

“什麼你的人,我的人?落在手裡都是我的人!”張國賓笑著來到茶餐廳門口,舉手同柳文彥、新朋友握手,口中還在咒罵:“你到底是我的朋友,還是我的老闆?動不動就派人到香江做事,做你媽個頭!”

“連我的門徒都敢碰,要是還把人交給你,誰還跟我混。”

“我告訴你姓沈的,錢,冇人嫌多,生意,都可以做,但祖宗?那是擺在香台上敬香的,不是擺在頭頂屙屎屙尿的,你要是相當我祖宗,我滿足你!”

“去你媽的!”張國賓摁斷電話,把電話交給馬仔,又換上一幅和顏悅色朝著柳文彥道:“唔好意思,柳先生,剛剛不太文明。”

“沒關係,沒關係,難免有煩心事,罵罵人對身體好。”柳文彥有求於人,態度拿捏的精準。

張國賓點點頭:“那就請吧!”

三人進入茶餐廳,一名小弟撤出茶餐廳,八名保鏢守在門外,餐廳老闆已經收好錢,拿著菜單走過來。

三人隨便點了些小吃,剛坐下,柳文彥就介紹道:“孔同誌是深城專門來港拜訪您的。”

“拜訪不敢當,有話直說。”張國賓翹起二郎腿,喝了口奶茶,直言道:“剛剛我的態度你們也看見了。”

“我相信我做的夠多了。”

柳文彥額頭有點冒虛汗。

孔sir腦袋一激靈:“什麼意思?在跟我宣佈香江是他的地盤?”

“這個……”柳文彥麵露遲疑,掏出一份檔案,指著兩個地塊:“張先生,你看這兩塊地都是深城規劃的重點地塊,一公裡內,公園,小學,商場都已有項目上馬,你們公司有冇有興趣競標?”

張國賓笑了一下:“早說嘛,原來是招商引資,我這個人最鐘意買地了,我看看先。”

“A地塊82公頃,地塊方正,很適合蓋住宅,B地塊要少兩公頃,但是毗鄰城市公園,一條馬路就是深城河,適合蓋獨棟彆墅。”

“兩個城建集團都想要投地,但是你知道的,我們辦公室最擅長跟港資打交道,我個人也有些情麵。”柳文彥殷勤道。

張國賓覺得還是三天前那個深不可測的柳文彥可愛些,不禁打趣道:“柳辦,我是跟你熟啊,可是無功不受祿,有什麼事。”

“說吧!”

孔sir忍不住攤牌道:“張先生,我局有一名臥底警員在境外執行任務期間,不慎行動暴露,受另一名臥底警員的保護從歐洲歸港,目前正在你們社團手中,希望你能…”

柳文彥打斷孔督察的話,掏出香菸散了一根,欠身說道:“公司,是公司。”

“唔好意思,這位同誌初來乍到,不懂得講話。”

孔警督彆扭的道:“希望貴公司可以把兩位同誌交換我方。”

柳文彥剛坐下的屁股又緊了,連忙道:“大家都是一家人,冇有你方我方。”

孔sir板著張臉。

張國賓表情冷了下來,毫不猶豫的拍了桌子,質問道:“你在我身上派臥底?你是誰?你憑什麼派這個臥底!”

“如果你不信我,你大可以彆來找我,找我,卻告訴我有臥底,你當我是什麼?”張國賓言語犀利:“夜壺、馬桶、擦屁股的紙?”

柳文彥急道:“張先生,彆誤會,彆誤會……”

張國賓纔不想受這個鳥氣,揮手就道:“柳辦,你是話事人,我也是話事人,話事人間有對話的資格,我不想跟其它人說話。”

“你!”

孔sir剛想起來就被柳文彥按下。

柳文彥爽快:“好!”

他給了一記眼神,孔先生不得不起身離開,隨後他苦笑道:“張先生,抱歉,回去就處分。”

張國賓平靜的說道:“行,那現在就坐下來算一筆賬。”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